打印 引用 收藏

何谓真知识

(1912)

吴稚晖

数年前,弟因事至欧洲,得闻浦东中学之名,因西洋各国均已知有此校也。可见杨锦春先生之毅力,足以令人起敬。弟久慕其为人。今欲体杨先生之意,略述卑见以告诸君。十年前,弟见我国危险,常与同志研究其原因,乃知中国所以不振,由国民之知识不如人也。德国人言无真知识则无真道德。此言诚确。何谓真知识?殊不易言。勉为假定之词,则有系统的学问是也。盖学问有系统,则一切妄想迷信可祛,谓为真知识,亦无不可。然试问吾国人中能有邃于系统学问者有千万人乎?无有也。各科学之发达,可与欧美列强争胜乎?不能也。然则如此之国而立于地球之上,不亦危乎?今有他国人谓我等曰:彼等非优等人种,乃劣等人种也。我同胞闻之,度无不忿然作色者。然诚问可以何术雪此耻乎?则惟有力求吾人之知识,与世界列强之国民相等而已;否则终被淘汰,虽忿争亦无益也。世界学问,虽萌芽于十六七世纪,然实可认为进步者,不过十九世纪而已。其进步之速,尤以十九世纪下半期为著。吾国自古相传之知识,在十九世纪以前,在一小范围内,未始不足用。但近数年来,文明之进步更速,以后之二十五年,视前之二十五年,其相悬已甚。而最近之十三年中,以前之数年与以后之七年,其相悬又愈甚。而吾国以自封故步之智遇之,无怪乎百孔千疮,常忧劣败矣。吾人处此,无他善法以补救之乎?照敝人之意见,增加吾人知识,为最善之法。吾国人犹有执旧见者,以为吾子有钱可读书,汝子无钱不必读书。不知一群之内,有不读书之人,吾即受其害。但所谓读书,或非指系统的学问而言。吾国人知识短浅,或反认系统的学问为无用,而以八股工夫为有用。以为出身八股者,可以当书记,可以为某事某事。学堂内教物理、化学各课,未见成何事业,故疑系统学问之无用。此非余之妄诬国民也。试思中国如此之大,应有中学堂三千个。然今果何如?有设备如浦东中学者,实不满三千个。以中国之大,峨冠博带者非常之多,不能设备如此之中学,而杨先生能毅然决然为此。何耶?因其脑力强也。若但为虚名计,则有挂一中学牌子者。有始设中学渐变为小学,渐变为无有者。由此可知杨先生决非为虚名矣。推杨先生之心,则大学之设,亦其心愿中事也。吾人若以杨先生之心为心,则当各事不管,捐一身体以研究学问。例如学理化各学,当造诣精深,可供实用,可利民生,不独仅效向者资为谈助之故习,庶克有济。盖向者学堂内所学各科,都欠深造,故仅可助谈资,遂自命为文明。实则五谷不熟不如荑稗,故反令颂扬八股者讥我为不适用也。

然亦有学问甚深而与民生国计初无直接之关系者,如达尔文、斯宾塞,非吾国所已知者乎?彼等之功,不在直接与民生有关系,而在间接有大关系。何则?非国民程度高,不能产斯宾塞、达尔文,亦自有斯宾塞、达尔文,而更为国民程度一日千里也。或詈,我中国人为劣种,我等穷思极想,求有力之解答,以证詈我者之诬。将谓我有、,遂可为非劣种之证乎?识者有以知不能也。无已,则举二千年来之宗师孔夫子,以表示我国民程度非低,故能产如此大人物。然之学,近世已嫌其稍旧,不完全。且何以只生一,而不能多生若干?是无以自解于劣种之也。假使达尔文生于中国,斯宾塞亦生于中国,凡十九世纪以来学界之泰斗,我中国占其多数,则虽欲妄诬我为劣种,亦不可得。由此以思,深造之学者,岂非我中国渴需之人物乎?今者有人能著论登于西报,已足纠正一切,例如李登辉纠正闸北某事是也。世界之学者,往往秃顶无发,一见似可轻,实则其价值甚巨。昔我中国算学家,终日凝思算学难题,然令之算零星小帐,殊觉拙钝。店伙称柴毕,速即将柴帐算出,而华先生尚握管以为笔算,或以其拙钝为可笑。讵知彼之能力,固在千万人受其支配,而不在区区小帐乎?外国公司中,每聘深造之学问家,与以上等薪金,平日毫无所事。然至有大疑难,则非此等学者不能解决(中间引英美交涉一事例)。此吾所以欲劝青年为持久用工夫之计也。若在前清时代,则有官场派人,以似是而非之言,助成不悦学问之风,谓现在急用,不及深造。此大谬也。英国夜学者,志在得二三十元以谋衣食,此等人原属多数,毋庸提倡者也。今假定甲乙丙丁为寻常谋衣食者,戊己为好学者,庚辛壬癸为发明家,为希世之学者,则甲乙丙丁居最多数,自不待言。若劝人共为甲乙丙丁,则戊己且莫由产生!遑论其他。若提倡戊己,则庚辛壬癸且陆续出,而戊己固不可胜用也,何患急用时之无人哉?吾有一语奉赠诸君:“以食著嫖赌之精神用之于求学。”此语须认清,切勿误会。余之意,以为不独学问事业要极好的精神去做,即彼做坏事者,亦用极好的精神去做也,惟误用之于坏事耳。其精神实与圣贤豪杰无二。试举例以证吾说:热心发于中而不能自己,阻力生于外而视之如无,习惯成于积久而甘之如饴。彼穿窬者,见金而不见捕我者;嫖赌者,牺牲性命财产而不悔。均此好精神也。若移此精神以求学,则亲友阻我,我可不被所阻;贫穷窘我,而我不为所窘;则学问安得不日进乎?取证不远,校主杨先生,即其例矣。彼以积年辛苦之财产,捐建此学堂,犹浪子之一掷千金而不惜也,岂无亲友在旁劝阻者?犹浪子沉溺于嫖赌,虽有铜墙铁壁,不足以阻其热心也。上海有一种人,其技术绝工,能博巨资,然一旦掷巨资于嫖赌而不悔者。彼若曰:我左手得之,右手失之,固无与他人事也。杨先生具伟大之眼光,欲令中国增多数之学者,其热心亦若是而已。惟愿诸君勿误用此精神。人心甚险,须用许多力量,管住自己。虽平生言行无瑕,为世人所信,然偶生一恶念,即可做一极不名誉之事。朝为人所敬礼,夕腾笑于国内,惟一念之差而已。世界中诱惑之事甚多,古人云:“如朽索驭六马。”此之谓也。欲为高等学问,即有许多魔鬼阻我,吾人须用十二分管住自己之力量,战胜魔鬼,庶我国前途可望,而可免劣种之讥乎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金以林 马思宇.吴稚晖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1-04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