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三民主义为达到世界大同的途径

(1931)

吴稚晖

各位同志:

今天的纪念周,是一个最大的纪念周。因为在座各位,都是总理第一批的信徒。现在集全国总理第一批的信徒于一处,所以说今天这个纪念周,是最大的纪念周。所谓第一批信徒,不是就有党籍与没有党籍说的,乃是就信仰主义而说的。这个道理,各位想都明白,也不用我来细讲。今天既集合全国整批的信徒,集议讨论,希望在短时期内完成训政,使全国人民都达到宪政的程度。再集合起来,开国民大会,到那时大家心地上一定更要快乐。怎么我讲今天在座各地方代表,都是总理第一批信徒呢?要解释这一点,就要从总理的主义讲起。我们总理的主义,在政治学上是一种发现,而不是发明。发现与发明是不同的,而其如何的不同,各位都比我知道透彻,就是小学生,也都知道的。怎么叫做发现呢?仿佛牛顿的地心吸力学说,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便是。怎样叫做发明呢?比彷瓦特的利用蒸汽,造成蒸汽机,如火车头之类。发明是由人民创造出来的东西,非世间所固有的。而发现则是原为天地间所有之物,不过到了某时期,经某人指示出来,并且坚确的指定说出,使大家都来相信罢了。譬如中华民国,“民国”两字,现在固然大家都道是好的。但是在四十年前,总理独自主张的时候,那时全国同胞听了,便大都要摇头,认为不好,以为中国不一定要成为民国,就是帝国也未尝不可。但总理独抱定主张,他既发现了民国的主张,便坚决认定,以为中国非改成民国不可——这就是总理坚确的发现。但是到现在,“民国”两字也成为无人不知的了。这好比从前哥仑布发现美洲一样,待他冒险犯难发现之后,大家便不以为奇了。然而,总理在当初独违众议,认定他所发现,不肯丝毫犹豫,直至数十年后,才为众所共喻,认为至宝。这是一种何等坚持卓绝的精神——大家知道时至今日,固已无人不确认“民国”两字为当然,视若不足为奇,然岂知三四十年前,总理当君主派与众说纷呶之中,独主“民国”之说,到后来时异势迁,虽渐渐有人赞成民主之议,但也都是依违彷徨不敢下一断语,就是到现在,虽然大多数已确认“民国”了,但也不能说已经是全部整批的确认,或许还有少数人以为只要我们人民能享快乐日子,就是再来一个皇帝,也何关紧要。这是什么缘故,就是因为没有坚确的认定与坚确的发现啊!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金以林 马思宇.吴稚晖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1-04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