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在欢送湖南赴日留学生宴会上的演说

(1903年2月21日)

杨度

今日大宴会,诸君,诸君!亦知此宴会为寻常之宴会乎?盖特别之宴会也。今日之宴会,为诸君立一纪念碑耳。诸君卒业归国时,湖南无恙,此席少保祠无恙,同席诸君无恙,则中国幸甚。虽然,未敢必也。

自甲申至甲午,十年一大变。自甲午至今日,未十年经三大变:甲午割台湾,赔二百兆;戊戌割胶州湾,割旅顺口、大连湾,割威海卫;庚子之变,京师陷没,,立新约数百条,赔兵费四百五十兆,仅乃回銮。甲午以后,西人日言瓜分中国,绘图设邑,遍传五洲。庚子以来,西人见拳匪尚有国民性质,知中国未易骤亡也,必先亡其政,亡其教,亡其财,然后亡其国。政亡、教亡、财亡,国也随其亡矣。此灭国之新法然也。于是前之瓜分主义,一变而为保全主义。诸君,诸君!亦知保全为无形之瓜分乎?亦知施行瓜分政策无有愈于保全者乎?譬之犬马,其豢养之而保全之者,僮仆也;其足以制其死命者,亦僮仆也。譬之奴隶,其豢养之而保全之者,主人也;其足以制其死命者,亦主人也。使犬有咥人之凶,马具不羁之性,奴隶能自食其力,则主人与僮仆,其势力不足以范围之,何死命之足制焉?夫西人何爱于中国,而欲保全之?中国而听其保全也,则命悬于西人之手矣!羊豕同牢,随时宰割,微夫危夫!中国之亡,甚于累卵。诸君,诸君!独且奈何哉?且粤西势亦警矣!粤西之匪虽不足言革命军,充其力量,亦足以乱中国。彼时西人以剿匪为名,收其土地,实行瓜分政策,诸君,诸君!其谓之何?吾敢为诸君一言以蔽之曰:勉强学问而已矣!昔者法之蹶于普也,毛奇指学生而言曰:“今日之功,学生之力也。”夫以如锦如荼之军,沐日浴月之业,毛奇不自有,不归功于他人,而归功于学生,然则学生之足以左右世界也,明矣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左玉河.杨度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4-30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