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致湖南铁路拒款代表函

(1910年4月10日)

杨度

湖南铁路拒款代表诸君鉴:度不敏,不能随和众议,以要乡曲之誉。粤汉铁路一事,曾与书邮传部,述一人之见,筹善后之策。乃湘鄂人士,不尽谓然。兹因宪政编査馆电促入京,道出汉口,适诸君子联合鄂中人士,欲迫度自驳所议,并勒度即返长沙,且知粟君戡时发议,假助鄂人,处度以死。遂由湖北张君伯烈,广集徒党数百,各处轮船、铁路、市街,在在皆已布满。度跬步皆数人尾随狙伺,势甚凶危。事为外人所知,有德人欲备小轮,送度出险,度拒谢之,而出与诸君相见,不仅以补助为耻也。盖度自问数年以来,奔走国事,屡濒于死,幸而存活至今,乃傥来之岁月不足惜也。且人生谁不有死,迟早同耳。度于路事,将一人言论自由,而诸君代表拒款,更复代表杀人。度自知命在旦夕,悬于诸君之手,若肯悔议还湘,则可苟生,然不自由而生,何如自由而死!故宁拒德人之援,而守见危授命之义,今已作遗书别老母矣。度羁旅孤游,并无援护,不知在何地,亦不知在何时,白刃当起于前,洋枪或震于后,即与诸君永别矣。既自拟以一死护我言论自由,则何不于将死之时,复为自由之言论?

士君子之处事,当平心静气,以求事理之当然,不当以客气行之。若诸君能为有款之拒款,则必将路务各项,需用几何,一一开列,作一支出预算表。现有款项实数几何,一一开列,作一收入预算表,能使出入年以相当,或不相当而所短无多,且皆确实可靠,能使度信而不疑者,则度可以屈己以从人。君子之过,日月之食,古人无固无我,度必不以客气而护前也。然度未信之日,则虽即死,不敢苟同不正确之舆论。不法律之行为,可以劫庸人,而不能以劫君子。今之拒款者,明知无款,或则曰无款宁使路之不成,或则强颜而言有款,是皆客气用事,度之所极反对。故以今日而论,诸君之议,不敢赞成。古人有言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愿诸君深思此路之结果究当如何,并乞以此意布告湘、粤、鄂三省父老,善谋其后。即以此为度之遗书可也。敢布腹心,敬俟刀斧。三月朔日,杨度顿首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左玉河.杨度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4-30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