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平民教育的宗旨目的和最后的使命

(1927年)

晏阳初

我中华统4万万众多的人民,领427万英方里广大的土地,承5000 余年文化丰富的历史,处今日交通便利关系密接的世界,凡我国家的举措设施,社会的风习好尚,人民的行为思想,一举一动,莫不影响世界全局的安危。故今日关于我中华的问题,不仅是亚洲局部民族的问题,而且是世界人类利害相关、安危与共的问题,凡具世界眼光的人,并曾对此加过一番深彻的考究的,当能十分地觉察。我国自从经过了辛亥革命,数千年来所有政治上、社会上、家庭里安定的生活秩序,都从根本上发生了疑问。又当着欧战的结果,世界各国人的宇宙观、人生观、社会观,及一切生活上的法则,皆起了剧变,吾国人不能避免世界思潮的激荡,当然更要发生种种问题。以故内政上外交上,在他国早已解决的事情,在吾国尤为新兴的问题。以致社会上原来不成问题的风俗习惯等,在今日也都成了新提的议案。问题丛生,关系复杂,终日烦扰吾人的头脑,究不知从何处得把快刀斩此乱麻!

今日我国的问题,这样地复杂,非从根本上求一个解决方法,只顾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终究是治丝益棼,剪不断理还乱的状态。所谓根本的解决法,在将欲从各种问题的事上去求的时节,先从发生问题的“人”上去求,因为社会的各种问题,不自发生,自“人”而生,发生问题的是“人”,解决问题的也是“人”,故遇着有问题不能解决的时候,其障碍不在问题的自身,而在惹出此问题的人。所以我中华4万万民众共有的各种问题,欲根本上求解决的方法,还非从4万万民众身上去求不可。在从前君国时代,国家所有的问题,虽然是靠着圣君贤相来解决,但也知道“民为邦本”,重大的事情,还得要“谋及庶人”。现在既已入了民国时代,国家的主人翁,明明就是人民;假若人民全体,或多数,具有解决问题的知识和能力,那就不怕问题之多且难;倒是愈多愈难,愈发表现解决问题的智能,国家社会愈呈新兴活泼隆盛的气象。从反面说,名义上虽然号为民主国家,事实上不论人民全体或多数,甚至连少数,都没有解决问题的智能;遇着问题发生的时节,只是淡漠旁观,惊骇躲避,或是抑郁烦闷,暴躁妄为,相率而出于轨道外的行动,形成一种恶势力,这岂特为我中华自召的不幸,亦将延为全世界的浩劫!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宋恩荣.晏阳初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3-04-30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