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浔溪公学开校之演说

(1902)

杜亚泉

今者诸同学不远千里而来此就学,吾甚喜我国之前途将与诸同学之青年上达日进无疆相似也,又甚喜此公学之名誉亦将随国家文明之气运隆隆而日上也。兹当开校之期,吾将有以告吾同学者,盖即诸同学在校中为学之趋向与将来出校后对国家世界之方针而已。夫吾人生于今日,亦知吾人今日之责任乎?人生在世,无人不有责任,若一人自卸其责任,则此人即为蠹国而病民者。然此犹为通常之责任也。通常之责任者,即谋生、从公(如纳税守法律之类)、教子女,此数者,无一国之民,无一代之民,无此责任者也。此责任之外,又有特有之责任,为在此时代之民,或居住此国土之民,所特有者。上古之民,亟亟以谋同类之衣食为责任,故有巢、燧人、神农、黄帝崛起而担之。中古之民,亟亟以平犷悍之俗酿和平之福为责任,故文王、周公、孔子起而担之。即如咸同之间,发匪起乱,淫掠屠戮,民不聊生,此时之民,当亟亟以定乱为责任,故中兴时代诸人,皆出而担之。此皆一代之民特有之责任也。法败于普,而法之民亟亟以复仇为责任;俄有据东亚之志,日本之民,亟亟以抵抗其东下为责任。此一国之民特有之责任也。呜呼!今日我国之民,对其所生之时与所居之国,已有莫大而不可诿之责任,吾同学其亦自认此特有之责任乎?今同学闻吾言,必以为国败民穷至斯已极,吾人际此时会,当起而挽东亚之风云,策富强之实效,行维新于政治之上,充实理于学问之中,其责任殆如是耳。虽然,此言也,犹未尽吾所谓特有责任之旨。盖一兴一衰,一起一灭,四千年历史,已陈陈相因。当外敌凭陵、内治失坠之秋,因国势之贫弱而策富强,因民俗之浮浇而励实学,此不过为国运否塞之时,人民应担之特有责任耳。若今日,则固不得仅以国运之否塞视之也。吾同学之视今日,不可仅以为国家受外敌凭陵之时,当以为我四千年固有之文明受外敌压制之时矣。试观中外历史,我黄色人种建设社会于亚细亚,白色人种建社会于欧罗巴,各不相谋,而自筹其生活之法、治安之道,以成一种之文明。故世界之文明者,有二大潮流,即东洋文明与西洋文明是也。此二大文明,发源不同,性质自异,虽其间不无互相交通互相影响之处,而四千年来未曾直相接触,今也不但相接触而且相冲突矣。譬诸学童,幼时各居一塾,各读其书,各为其文,各解其所解,各习其所习,不相闻问,今也聚于一试场之中,考官校试之而将定其弃取焉。是固科名家所谓争三年之辛苦于九日之中,岂非千载一时之暂境乎?处此激烈竞争之地,一旦失败,则我四百兆所团结之社会与四千年所蕴蓄之权力,将随之而俱付东流。临渊履冰,岂足喻此危境耶?夫优胜劣败者,定理也。东西二大文明,孰优孰劣,孰胜孰败,吾同学亦曾计及之乎?或曰:东洋文明,腐败已极,西洋文明,新机勃勃,西优而东劣,西胜而东败,不待转计决矣,吾辈今日,正宜摧陷廓清,尽去已败之文明,而后可以输新进之文明。斯言也,吾向亦云然。虽然,果其西优而东劣乎?则固不容拘泥而遏自新之路,而无如东洋之文明,果可以一笔抹煞之耶?且所谓新者,无非为腐者之改良;所谓腐者,又未始不可为新者之材料也。吾于西洋文明,固无所窥见,间读日人所著《支那文明史论》《支那问题》等书,折衷其言,则知基于科学而发达之形体的文明,即形而下之文明,则东固输一筹于西;若属于思想道义界之精神的文明,即形而上之文明,东西之孰优孰劣,固未易遽判也。然则东之未尽劣于西,而不无东优于西之处矣。抑此所谓东优于西之处,经百年内之八股家支离破坏以后,几亦无可表见。然化朽腐为神奇,正今日以后可图之功业。是则诸同学在校或他日出校之责任,第一当研求科学以补东洋文明之不足,第二研究固有之文明,与西洋之文明包含而化合之,以表章一绝新之文明于十九周之后,以为东洋之特色,亦庶乎无愧为今日东洋之男子耳。夫所为形而下之文明,其学果如何乎?在东籍中所常见者有一表如下(第一表)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周月峰.杜亚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6-26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