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在“八七”会议上的报告

(1927年8月7日)

瞿秋白

在未报告之先我要说两点:一,在中国革命中中国资产阶级是否与封建阶级斗争?我们要知道此是一重要问题。蒋介石等拿着政权不仅得帝国主义帮助,还得封建阶级的帮助。可见中国资产阶级是与封建阶级无大冲突的。说明了此点可以去掉以为中国革命分两阶段的幻想。此幻想可以容许我们党外合作,实则此幻想是错误的。中国资产阶级一点民权性也没,现在只有我们包办国民党或国民党消灭两条路。二,革命的指导机关犯了绅士的毛病,我们的党缺乏平民的精神。

现在事实已经证明国民党已与我们分裂了,我们再不能以退让手段来争得民权,是要以革命方法来争得民权的。有一次政治局会议中曾有同国民党提出条件退出国民党的倾向。过去当我们能包办国民党的时候中央又不允许我们包办,现在想包办又不可能了。过去我们觉得只要利用某打某便可以得到一点民权,这种方法过去也是有效的,但现在已经不适宜了。七月十三日我党的宣言是党的新政策之开始。中央政治局与国民党反脸的宣言的内容是很坚决的。汪之反脸,其主因不是罗易给电报他看。罗易给电报与汪看自然是错误的,给了汪以反脸的口实。在汪接到冯不反蒋的电报时非常震怒,于是他更加力宣传反蒋,唐等于是以反共挟之。在最后一次联席会议上,汪表示被人强奸,并表示不能在武汉立足。恰好,此时得到了罗易给他的电报,得到了新的出路,于是将此电报来作为他反脸投降唐等的工具,于是公然主张反共。此后,汪的主要敌人便是张发奎部下的共产分子了。张此时亦有点动摇,曾有叶暂时退出CP的要求。我们党内当时也有人有此感觉,但结果并未成为事实。同时,孙、邓宣言之发出,所以我们党的宣言比较坚决。这次南昌的行动,至少是有意识地走到新的方针。七月十五日以前,我们参加政府还有由上面来帮助发展下层工作的条件,现已全国反动,现在主要的是要从土地革命中造出新的力量来,我们的军队则完全是帮助土地革命。叶贺发动之后,张非常慌张和震怒,于是马上带了几百卫队坐火车去阻挡自己的部队,他自以为是为党工作,所有的旧部仍应归其指挥,结果自己身边的一支枪都被缴去,这也许是客气了一点。张第二次的讨伐命令是非常软弱的,是相机发展,由此可知,张已无进攻之能力。朱培德的力量亦很薄弱,两师皆不能作战。今日报载我们已离开南昌,据我推测这一定是前方胜利了。从前中央曾有一命令去前委,大概他们已照此命令进行。现在我们主要的敌军是三十五、三十六两军,但唐决不肯用此力量来为张出力,而要用来夺取江苏的。第三派势力在此次事变前已有酝酿,由白崇禧、担保南京和平,朱培德担保武汉,以汪为领袖,并由白、李要蒋下野。第三派与唐有冲突,但现不会马上暴露,因尚要共同反共产军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陈铁健.瞿秋白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12-09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