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请禁止鸦片折附上谕

郭嵩焘

出使英国大臣郭嵩焘、副使刘锡鸿奏为鸦片烟为害中国,西洋设立公会,相劝禁止贩运,急应由中国设法办理事。

窃查西洋通市广东,已越千年,从无侵扰。明季利玛窦游历中国,历国朝汤若望、南怀仁继之。适我圣祖讲求天文、算学,得与燕游侍从。亲王及诸大臣亦时咨访所学,相待以宾友。及我高宗召见马格立特,准行西洋礼,至今西洋人士言之,犹相与敬叹。其人类皆多学好礼,于中国历无嫌怨。道光二十年议禁鸦片烟,遂至失和,辗转相寻,以有今日。是西洋与中国构怨之源,实自鸦片烟始。推原祸端,创巨痛深,宜如何疾首蹙额,相为禁戒,以示无忘国耻之义。而就臣等耳目所及言之,自道光时定立鸦片烟罪名,设法严禁,官吏奉行不能如法,但借以为差役讹诈之资,始终未惩办一人。所定罪名,亦苦太重,遂至相与玩视。咸丰九年议开鸦片烟之禁,而于在官人员与应试士子及营兵,仍不准其吸食,则但视为具文,无知有禁令者。因查鸦片烟之禁,始自雍正时。其初但充药品,贩运内地,所恃政教修明,官吏称职,民间懔懔畏法,无敢吸食。至道光初而其风始炽,浸寻由印度传至云南,而南土具矣。辗转传至四川,而有川土。及传至甘肃,而有西土。由是而至贵州,由是而至陕西、山西。一二十年来,废田而种罂粟,岁益浸广,而西洋贩运中国亦逐渐增多。足见开种日繁,即吸食者日众,势将尽中国之人皆至失其生理,槁项黄馘,奄奄仅存,无异残废。西洋人士知鸦片烟为害之烈,与中国受害之深也,相与设为公会,广劝禁止栽种贩卖。臣至伦敦,其地世爵夏弗斯伯里及议政院绅士马克斯求尔德及教士里格、丹拿、毕士等五十余人,相就论此,义形于色。其议政院阿什伯里遍游各国,所至风土人情,照相记之。而于中国,为男女僵卧吸食鸦片烟之象,以取笑乐。臣甚愧之!

窃以为禁止鸦片烟不在繁为禁令,在先养士大夫之廉耻,而其要尤在官之稽查督察,使不能有所宽假。宜先示限三年,责成督抚分饬州县,多制戒烟方药,施散劝谕,以满三年为期。逾期不能戒者,官吏参革,生监举人褫斥,其官不举发同罪。凡文武应试士子,例具五童互结,宜以鸦片烟为首禁,容隐者一并除名。童生吸食鸦片烟,皆先停考试。滥保入场者,廪保坐黜。廪生吸食鸦片烟,皆先停止。保人滥保者,教官亦坐黜。至于三年期满,学校中不准复有吸食鸦片烟者。用以激励士民之心,而作其气,亦在使知所耻而已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熊月之.郭嵩焘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6-09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