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赴川考察团在成都大学演说录(1931年6月)

任鸿隽

经过八年之后,今天又来与诸君见面谈谈,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。这八年之中,成都的变化非常之多,最显著的是学校的建设及街市的改造。从前常说丁令威化鹤归来,看见城郭犹是人民非,我今要翻说一句,人民犹是城郭非了。这样的变化,在从前我相信经过二十年、三十年或百年、二百年仍不会见的,现在十年内发生,这可以指示我们现在所处的,真是在变化的时代了。我们晓得四川这个地方,因为地形、人事种种的关系,常常有文化落后的危险,但是我们要是不能使四川的文化与世界的潮流并驾齐驱,不妨退转一步,在四川创造一个新文化,这是就四川人的聪明才力看来做得到的事体,要创造新文化,我以为有两个最要条件。

第一个条件是要有一定的信仰。现在许多思想学说却是冲突得很,如政治的主张,在十几年前几乎世界一致的主张民主政体了,现在却有主张民主的,有主张专制的。在家族制度里,有主张旧家庭或小家庭制度不能不保存,有主张完全不要家庭,如讲自由恋爱的就是此类。又如在知识方面,欧战以后有所谓科玄之战,从前主张物质文明的,欧战后又反对科学的结果,是造成杀人的利器,而提倡东方的文明。吾辈在求学时期,处了这个时代,当然是目迷五色,彷徨无所适从了。唯其如此,我想建设一个新信仰,乃是最要紧的事。我们有了新信仰,才晓得要走哪一条路,我们要晓得这一切思想的冲突,都是进化必然的阶级。社会的进化是曲线的,不是直线的,我们要是把眼光放大一点,拿一千或两千年做一个段落,把野蛮的人类和开化的人类相比较,或是拿东方的民族和西方的民族相比较,我们便可以发现一点,这一点是什么?就是说人类是进化的,即人类有一种向前进步的可能性,便是我们的新信仰。

第二个条件就是人类之所以进步是由于知识的进步,而知识是用科学方法求得来的。从前的人不是没有知识,不过现在的生活非像前日生活之简单,故从前的知识不足以供给现在的用了。从前的知识,由故纸堆中得来,或者如佛学家所说的用顿悟的方法得来,一用到实物上去,就不免谬误。即如翁先生今天以半点钟的时间,把四川的地质情形整个的有系统的讲得清清楚楚,请问这是在那一部书可以找出的?他所以能够这样,因为用的是科学方法,既亲身加以观察,又参考从前各种的调查报告,故能把四川的地质,归纳到几个很简单的范畴之内。不但使我们对于四川的地质,得一个明确的了解,并且可以预测何地可以出煤,何地可以凿盐。这个知识的力量何等伟大,绝非从前在书本上的知识能研究出来的。又如现在讲马克斯主义是最时髦的了,但是我们要晓得马克斯的唯物史观论,是用科学方法得着的一个结果。我们若是也用科学的方法去研究中国现在的社会问题,那末得到的结果,是不是与马克斯主义一致便不可知了。这种研究的结果,若是与马克斯主义一致,我们方才不是盲从,若不是一致,便是我们新创的文明了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樊洪业 潘涛 王勇忠.任鸿隽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6-09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