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就外交部长职演说词

(1925年7月8日)

胡汉民

诸位,外国和本国来宾:今天汉民就外交部长的职任,前几天奉本党命令改组国民政府,汉民被任政府委员之一,同时被任政府外交部长。现在外交的重要,刚才政府代表已经说明过了,我们的工作大旨,外宾及同僚大概都知道,在汉民未做及将做外交部长之际,外间测度的意思,是有两种:第一种测度的意思,是为外交是很闲的职务,不必找到汉民去担任;第二种测度的意思,是以为外交是现在的一个难关,必须要汉民来担任。其实两说都猜错了,国家的外交,是非常重要,刚才政府代表已经说过,所以第一种测度的意思,是不对。至于第二说所谓难关,革命党为国家做事,向来不识有难关的。外交的难关,本人更无所谓,况且汉民以党人而为国服务,那一回不是受命于危难之时。外间对于汉民就职,是不明外交的重要,所以两种测度的意思,都完全错误。

向来办理外交的人员是深通外国语言文字的,但是汉民除日本的语言文字稍可通多少外,各国语言都不懂,外国交际的礼节,更不熟习,大家不明外交重要,及外交方法的,以为本人的性质如何能够合于办外交。但是本人办理外交,以前也有多少经验,因为本人以前曾理过民政,而广东的民事,多是于外交上有关系的,多数就地由民政长官与外国领事解决。更有一件反面证明外交上谙熟外国语言的人,不是一定于外交上办得好的。本人可以举出两个事实来说明,当民国元年时候,就是北京外交上最有名称为外交之花的人,他办理广东两件外交上的事,也不如本人,第一件是沙面发生的一件事,有一间德国洋行,因为他的侍役不好,把他送到英国领事署,英国领事把德国洋行的侍役打了六鞭,关了一夜,这件事给我知道了,马上就对英国的领事抗议,要驱逐他出境,同时给电报到北京外交部长陆征祥,把陆征祥吓到魂不附体,以为英国领事鞭打做德国洋行侍役的中国人,这些小事,不应该小题大做,要英国领事出境。第二件事,是因为内做士敏土的灰石,向来是封禁不准私采,私运出口的,英国在香港的士敏土厂,有一次私运灰石,被我们政府扣留,香港的青山士敏土厂没有灰石来供给,只好停工。英国领事便借扣留灰石这个问题,要我们政府赔偿几百万。这件事传到北京,北京的外交部长陆征祥,便异常恐慌,以为赔偿几百万的问题,何等重大,怪责我不把这件事早早通报外交部。陆征祥以为第一件事是很轻,第二件事是很重,这完全认错了,以为银多的便是重要。其实照第一件事来说,我们中国人被英国领事鞭打,是侵犯我国家主权的问题,我们国家的主权,不能被人侵害的。所以我为国权起见,要严重抗议,要驱逐英领事出境。至于第二件事,不过是商业问题,在地方交涉便可以解决。陆征祥把这两件事颠倒轻重,所以错了。陆征祥曾在国会里头说他能够开很好的西菜单,但是本人不懂开什么西菜单,这是不及陆征祥的地方。本人不及陆征祥,所以在外交上是和陆征祥一派的外交很多不同,这不是滑稽的话,是的确的话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陈红民 方勇.胡汉民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10-08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