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北京法国文术研究会开幕词

(1914)

马相伯

(一)“以道问学”,何谓也?西人科学,各有其所以然,问即问此所以然也。科各有所征用,问即问此所征用也。或由问而致学,或由学而致问,谓之问学也可,学问也亦可。研究也者,即研究此问之所得也。分言之:研则研所未知,究则究所已知,二者固不可偏废,而法国文之足为导师者,正以胎息拉丁故。希腊重致知,科分原言、原行与原性,而拉丁文最注重原言,所以法国文以得立言原则,见称于世。每论一事、一物、一理,其观念,其意想,其互视对望比拟,审量表里中边,必体与用之兼赅,凡《名理探》所谓十伦府五公称者,如数家珍焉。界说之严,条分之密,千端万绪而不容紊焉。文身句身,莫不暗藏三段之论,回光之照焉。今夫一国之文字,一国之灵光也。古人夏则囊萤,冬则映雪,或凿东邻之壁,或借明月之辉,凡以乞灵光究文字耳。今法国之文光万丈,初不禁吾人之凿取,一凿再凿,且将愈凿而愈长。研之究之,其文术之足以导吾问学者,形而上,形而下,无不包罗,致知科与所领之法律、政治等程度数科,与所领之理化、将作等科,科科有界说,有条分,本末后先,无不丝丝入扣,而一以贯之,诸君皆过来人也,身亲其境,不俟鄙人赘言。

但龙子有言曰:人皆曰好牛、好马、好人,不可不慎也,不可不思也。盖所为好者虽不同,而可以名好者又唯一,则必心目中见一共好焉。好无不备,而牛、马、人各得其分,分者得乎物之中,共者超乎物之外,外无可外,悉以心之所见为衡,而写其心之所见者则文学也。然则法国文者,法国人写其心之所见也。一人一见,自古及今,其为见也大矣!多矣!吾读其文,如见其心,其心又集古今众心以为见,故读一家之文,如读众家之文矣。今夫日月雷电之光,目之所见则同,而心之所见,专科与不专科则不同,不同之故,则学问为之也。然则写其所见之文,有足以导吾问学也何疑?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李天纲.马相伯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6-30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