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中华民族与中庸之道

——在亚洲学会演说词

(1930年11月20日)

蔡元培

我等所生活的世界,是相对的,而我人恒取其平衡点。例如在生理上,循环系动脉与静脉相对而以心脏为中点;消化系吸收与排泄相对而以胃为中点。在心理概念上,就空间言,有左即有右,有前即有后,有上即有下,而我等个人即为其中心。以时间言,有过去即有将来,而我人即以现在为中点。这都是自然而然,谁也不能反对的。在行为上,也应有此原则,而西洋哲学家,除雅里士多德曾提倡中庸之道外(如勇敢为怯懦与卤莽的折中,节制为吝啬与浪费的折中等),鲜有注意及此的;不是托尔斯泰的极端,便是尼采的极端强权主义;不是卢梭的极端放任论,就是霍布斯的极端干涉论;这完全因为自希腊民族以外,其他民族性,都与中庸之不投合的缘故。独我中华民族,凡持极端说的,一经试验,辄失败;而为中庸之道,常为多数人所赞同,而且较为持久。这可用两种最有权威的学说来证明他:一是民元十五年以前二千余年传统的儒家;一是近年所实行的孙逸仙博士的三民主义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欧阳哲生.蔡元培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4-07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