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论函蕴

(1936)

牟宗三

金岳霖先生说:“提出蕴涵可真是非同小可。恐怕没有人敢说事实上蕴涵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一回事。”金先生所说的蕴涵即本文所说的函蕴。他这两句话虽然有点故事玄虚,但函蕴这个问题,因为叫一般逻辑家弄成实在是玄虚的,所以也就实在是非同小可了,不过在我看来,说他非同小可,它自是不易理解的东西;但若看它是并非大可,它也自是很易理解的东西。无论大可小可,若能清清楚楚,很自然地解说出来,则大可也是小可,并没有什么玄虚。可是现在一般讲函蕴的,虽然把它看成了一个大可,但却并没有把其所以为大解说得清楚而自然,结果只成了一个玄虚。看他们越解,越觉得不是那么回事,即是说不自然,不自然即是心不安,心所以不安即在理有未得。所以没有人敢说究竟是什么一回事。不但金先生有这种感觉,我看了他们一切的解析(金先生的解析也在内),也仍然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一回事。本文的目的在把其所以为大可解说个心安理得,而结果亦不背其小可之意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