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逻辑实征论述评

(1958)

牟宗三

传统哲学到黑格尔发展得最高了。可是,到了十九、二十世纪,却是走向反传统哲学的道路。无论社会科学、自然科学、哲学……各方面,都表示了新的流变。在社会科学方面,马克思出现了;在自然科学方面,达尔文的进化论出现了,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出现了。这都影响宇宙观很大,而且都是反抗黑格尔这一架子的。在哲学本身方面:在美国,有唯用论(pragmatism);在英国,摩尔(Moore)提倡实在论(realism),而下开罗素的系统;在德国,尼采更从生命非理性这方面发挥,以拆穿理性的大架子,这是浪漫的反动。医学方面,佛洛伊特(Freud)的心理分析,也是从反面来看人生,以性的观点解释一切,这是从非理性方面去拆黑格尔的大架子。

支配西方的,可以说大多是犹太人,马克思、列宁、佛洛伊特、爱因斯坦……他们都是,十七世纪的斯宾诺塞(Spinoza)也是犹太人,他们都把一切放在同一层次。一般的去讲,即只有普遍性,而无特殊性,但是,欧洲希腊的哲学精神,却是非常重视价值、个性、自由和理性。爱因斯坦晚年虽讲宗教,但他的物理学的世界观影响很大。相对论的宣布,如达尔文的进化论宣布一样。从社会的影响看,爱因斯坦的精神与西方传统的精神是不相容的,传统的科学家以为发现一条自然律,就是发现一条神性律。这是象征着西方的传统精神是有体的。牛顿讲物理学为自然哲学,这还是有体有本的;但近代人看这些都是形而上的假定了。相对论看自然,当然是比较干净简洁,但是,把传统科学家相信的基本观念——形而上学的观念,完全去掉,如“绝对时空”、“力”。相对论中没有“力”的观念。“相对论”在科学方面的益处虽大,但在人文方面,则使人安于现实之经验世界,超经验世界则视为无道理,我认为把科学世界弄干净可以,但从人生价值去看,结果把十九、二十世纪的世界弄成一个无理、无体、无力的世界了,这是我们今日所处的世界所以人人受苦受难的原因。这在西方尼采以前,诗人荷德林(Hölderlin)就发出这样的浩叹:“今日世界是上帝引退的世界”。在西方上帝即代表体,难怪尼采要说:“上帝已经死亡”,故他要讲超人哲学而不谈上帝了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