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中国人的具体感与抽象感

(1936)

牟宗三

中国人的脾性对于抽象的东西是不感兴趣的,这自然有其历史的根据。洪荒远古不必说,就从起已是如此,传至于今,还是如此。有了两千余年的传统,其形成一种脾性,且无往不显明的表示着,自然是无疑的;且亦唯因有了这样悠久的历史,所以说到改造是一时改不过来的。这种脾性也可以有好的倾向,也可以有坏的倾向。中国这方面所发展的,老实说,是在坏的一方面。若把它的责任重大化起来,中国现在之有今日实在是由于这种脾性作祟。这意思并不是说,中国现在要强盛起来,非大家一齐改这种脾性不可,乃是说从根本着想,这种脾性若不改一改,或是加上一点其他成分,这个国家是没有什么希望的,是不容易站得住的。但这是民性之陶成问题。民性之陶成或改变总非一朝一夕之故,所以现在要打日本以为非改民性不可,这总不免失之于迂。因为若民性一时改不过来,难道就只好坐以待毙吗?我决不作这种足以使人悲观之论,事实也不允许这样想。因为一件结果常不只一个原因,也许某某是一个重要的原因,但却不能说某某是某某的唯一的且充足的原因。中国人头脑简单,理智薄弱,每好将事实归化简单,说到自己所想到的因必斩钉截铁以为是唯一的因、充足的因,旁的都不是,旁人所说的都不对。这个态度就是我所说的不容中态度。我已说明这种态度只是懒的表示,只是理智不康健的表示,读者可以参看本刊前期。其实,这种态度就是没有“抽象感”的脾性的一种自然流露,所以现在我虽不以改脾性为打日本的唯一条件,但从国家民族根本上着想,我愿指出这种脾性的影响、缺陷及其前途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