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几何型的文化与数学型的文化

(1940)

牟宗三

关于这两个名词,我不能从字面上去解析,也不能从这两个名词的分析研究上去抽绎本文所指谓的思想。这两个名词纯系象征语的用法。但读者若于中西文化有根本上的认识,必可知这两个名词是最恰当不过的。

我将说中国的文化是几何型的文化,西方的文化是数学型的文化。普通都知几何学是研究空间之学,但数学却不是研究时间的,然而每一个哲学家却都知道数学是与时间有相当关系的。如是,我们从几何型与数学型这两个名词,可以转而说中国文化是空间型的,西方文化是时间型的。这种名词的用法,可以指谓生活之全体,亦即由之可以总观生活之全相,而不流于偏执或边见。如普通所谓精神的与物质的,科学的与道德的,动的与静的,此种种对比皆不无所见,然皆流于边见而不能总持。故每起误会,易生无谓之争论。如说中国是精神的,西方是物质的。但他人即可这样反驳:第一、精神与物质分不开;第二、西方才是真正精神的。当然,这种反对是没有什么道理的。因为中国是精神的,此中“精神”一词,其意义绝不同于与物质分不开的精神,也更不同于西方才是真正精神的中的精神。关此,我们可不必深究。但是有一点,即纵然我们真正契会了“精神的”一词之函义,而精神与物质的分法也是不能把握着中西文化生活之底蕴的。至于科学与道德之分,更不恰当,可不深辨。动的与静的亦不甚宜。如不能指出西方是怎样的动法,中国是怎样的静法,徒说动静之分,是很无头脑的。黑格尔说中国文化是没有自觉自我的文化。这也是只见其表,不见其里。我们若抓住文化生活之底蕴,这些说法统是不对的。若能从全体上抓住其根本点,则这些说法亦未始不可予以适当之地位。文化是一个总体,它代表生活之全面。若从全面中执其一以推其他,无不掩埋真相而浸至于乖错。全体的东西,要从全体去看它。我不能从字面上去解析几何型与数学型这两个名词,就是因为这两个名词是象征生活之全面的。我们须默中西文化生活之整全的动态,然后可以了解这两个名词的函义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