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哲学的下降与上升

(1940)

牟宗三

“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”。现在,我们可以这样说,科学是为人之学,哲学是为己之学。己以外即为物,我以外之人也是物。科学在忘己而取物。就其所对之物而发现其法则,是谓知物。就其所发现之法则而利用厚生,是谓驭物。知识即权力。了解之,然后可以制裁之。哲学在忘物而显己。显己之性能,以摄物归心,摄所从能。使身归从心,使物归从我。所谓尽己之性,尽人之性,尽物之性,以至于参天地赞化育,即是显己之性能以成己成物之谓。所以科学以知始以知终,其功能只在了物。而哲学则必须尽性至命见体立极,发人性之良能,立行为之准则,所以鼓舞群伦,启迪众生。哲学之功能一显,而后可以知;以知始、以知终之科学,只可为哲学之工具。所谓利用厚生,必将工具摄于体,始能成立;否则,不但不能利用,且可以害用;不但不能厚生,且可以伤生。及至科学归从哲学,工具附属性体,则我们可以说不是哲学不背科学,乃是科学不背哲学;不是哲学要合乎科学,乃是科学要顺从哲学。这个意思,并不是说科学家当其在研究室从事研究的时候,还要顾到哲学;也不是说,一个哲学家可以去指挥一个科学家。哲学家与科学家正可各自作各自的事业。而我们的意思,也正在表示科学家有其工作,哲学家也有其工作。他们各有其天地与境界。他们的工作正向着他们的天地与境界而分头进行。而我们说科学要顺从哲学,却是站在人类文化的立场上讲。站在这个立场上,我们说科学所研究的成果定须顺从哲学所启发的性能。我们若能明白了科学与哲学之间的这个分际,然后自然知道哲学定有一番自己的事业的。这番艰巨的事业决不是跟着科学走,在科学后面放马后炮,所能作出的;也不是他们所能梦想得到的。

自十九世纪以来,各种科学皆有长足的进步。尤其是物理学,深微难言,益臻胜境。其次数学、逻辑、生物学、心理学,亦皆蒸蒸日上,鲜葩怒放。他们俱着一新耳目的光彩冲进了哲学界。如是,近几十年来,凡谈哲学的书籍,无不涉及种种科学,以种种科学理论为根据以蒸发其个人之学说。这种种学说遂成了其个人的哲学。而科学家挟其形下之积养,发为玄谈,更其言之成理,持之有故。专门治哲学者反而望之却步,自惭形秽。这是自然的道理。因为同自科学出发,则摭拾科学家之成果以发挥道理者,自不若科学家本人发挥道理之有根据与义蕴。所以罗素既擅数学与逻辑之长,而犹以为未足,遂望爱因斯坦而生羡。此种心理早已普遍于现在的哲学界。汝试张目一望,现在的哲学家有几个不是自科学入手?罗素自逻辑、数学兼摄物理以成其多元主义无论矣。怀海自数学、物理以成其机体主义之宇宙论,此亦矫矫者,人所共知。詹姆斯自心理学出发。杜里舒、柏格森以及穆根等讲生机与进化者,则自生物学出发。完形派心理学家焉知又不蒸发其出自完形心理学的哲学系统?科学家出身者,若爱因斯坦、爱丁顿、甄斯,此亦有何不可目为有科学根据之哲学家。美国中后起新进,其风又渐倾向于以生物机体原则贯通宇宙现象。而治逻辑者,亦未能免俗,江河日下,而眼红于科学。所谓科学命题之厘清也,所谓言语句法之解析也,在在皆是注目于琐碎而向下趋。支离破裂,单字剩义。陷于泥泞而不觉,尚以为此是基本工夫,切实学问。可见随科学走,依附于科学而发挥道理,正是现代哲学界之特征。吾非谓从事哲学者不应了解此等学科。然从事哲学是一会事,哲学本身又是一会事。从事哲学是指进修过程言。在进修阶段中,有此种种形下的修养自是好事;但以为整个哲学即在依附科学,则不是好事。因为依附科学,从科学的根据上抽绎出道理,这无异于锦上添花,仍是锦耳,于锦之本质并无所增益。同样,于科学根据上抽绎道理,亦仍是科学耳,于科学本身并无所增益。科学何须此辈说漂亮话的人来点缀风光?专以锦上添花,说漂亮话为哲学,则哲学既不异于科学,世间何烦多此一学?无怪乎浅识者流大嚷其哲学破产、哲学死亡之论。盖举世浅薄哲学学子群以依附科学为至是,亦应有此浅薄之讥讽也。而哲学学子每于游历于科学成说之后,无余道理可以发挥,遂感叹于哲学前途之暗淡,亦比比皆是。须知哲学根于人性,无此趣而无此才者,正可不问。此非可学而能。若徒在耳目口说上经历一番,则玩人丧德,玩物丧志,其不至于对其前途生暗淡之感者几希。而何况近世哲学群以依附科学为能事,从未肯越雷池一步。其对于学子亦无超拔之鼓舞。薰习既久,则以为哲学既若是,何用哲学为?何不直修科学耶?如是,不但个人之前途为暗淡,哲学本身亦须死亡。所以近几十年来,哲学界表面上虽呈蓬渤之象,而以吾观之,其骨子里实患贫血症。抑且不止贫血而已,其趋势直是下降与堕落。现代之所以为现代者,不无因也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