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佛家的存有论

(1975)

牟宗三

今天讲的题目是“佛家的存有论”。为什么要说这方面呢?因我们感觉到,讲中国哲学史,南北朝、隋、唐这一阶段的佛教最不好把握;假定我们不了解这六百年的佛教思想的发展,无形中便使中国哲学史缺了一大段,等于架空漏过,而不能完整。故要讲中国哲学史,便要把握从先秦到宋明几个重要的阶段。故站在这立场,我们近几年便不得不注意这方面。但各位要知道,我们这种讲法,并不是以佛学专家或佛弟子的身份来讲佛教或宣扬佛法,而是站在中国哲学史的立场上,把它看为一个必须要通过的重要阶段。所以我这种讲法,对佛弟子而言,总不免有隔,而吾亦非专家,故非专家说法,各位听到如有与平日所闻有不同及有扞格处者,请原谅。下面便讲佛家的存有论。

我并不想总述五、六百年间吸收佛教的全部过程,而是将五、六百年吸收佛教的经过总括起来,就这几次讲演所重的注意点,看看这一大教的教义,是怎样的一种形态。如前面说儒家、道家,亦是总括地作一个估量与消化,看看这形态在这个时代要注意的是什么问题。为什么用存有论这名词来说佛家呢?因就佛家言,形上学一词,似用不上;说儒家的道德的形上学,说道家的无底智慧与境界形态的形上学,并无不顺。但于佛教而以形上学名之,便不甚通。一般人了解佛教,并不以形上学来了解之。但虽不好用形上学一词,是否可用存有论一词而说“佛教式的存有论”呢?加上一“式”字,是要显得这存有论有点特别,这表示说在一般人眼中,佛教看世界如幻如化;因佛教说空,是对一切法,一切现象视为如幻如化,正与一般所说存有论的“存有”之义相违反。存有论(ontology)一词,主要是讲being,可是佛教讲如幻如化,正好没有being,如何说存有论呢?如可以讲,便要说是佛教式的存有论。而这是什么意义的存有论呢?这便是今天所要讲的。中华民族花费了五、六百年的长时间来吸收佛教,其中经过了一幕一幕,而达到圆满的发展。我们即就此估量之,看佛教是什么形态,在今日可与甚么问题相接头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