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祀孔与读经

(1952)

牟宗三

九月二十八日为孔子诞辰纪念。前年《民主评论》纪念孔子,我写了一篇“儒家学术的发展及其使命”,去年纪念,则有唐君毅先生的“孔子与人格世界”。这些文字是从儒家学术的内容和孔子之为圣贤人格的圆满性来说话。今年我想从另一方面来说。另一方面就是文制一方面。为甚么从一方面说呢?因为祀孔是政府规定的,读经也是政府所提倡的,这都表示对于孔子的尊崇。政府的举动必然含有文制的意义,因为它的举动是从整个民族国家方面想,是对全社会人民说。这不是政府里面的人之思想自由信仰自由问题,也不是他个人主观上喜欢不喜欢的问题。同时,也不是对社会上某一部份人说,即不是为的有助于赞成儒家学术的人而发,也不是为的压抑反对儒家学术的人而发。祀典是一个文制。读经只是在提倡中,尚没有成为一个文制。

一个民族尊崇他的圣人是应该的。政府代表民族国家,从文制上来尊崇也是应该的:既是它的权利,也是它的义务。现在我说明两点:一、儒家学术是否含有文制的意义,是否可成为文制?二、一个民族,一个社会,总之在人民的现实生活上,文制是否必需?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