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研究中国哲学之文献途径

(1985)

牟宗三

今天讲的题目是“研究中国哲学之文献途径”。大体说来,西方的哲学家、或者是研究西方哲学的人,是重问题性的研究。问题性的研究,就是重思考、重逻辑,所以大体的说来,念西方哲学的人,走的是逻辑的入路(logical approach)。因此西方历史上一代一代出现的哲学家,都是就着一个问题而提出新的解答,形成一个新的系统。所以西方的哲学很有系统性,西方哲学家很能够造系统。但这样说并不表示西方念哲学的人,就不读书。他们亦读,但是他们所读的哲学作品,原来就有系统性,而他们读的时候,是要看这一系统是要解答一个甚么问题,这解答是否能令人满意,有没有可批评的地方。所以他们可层出不穷地提出新观念、新问题。西方人专门研究某一家的古典著作,这也是有的,这是属于古典学。古典学所研究的,既然是原本就很有系统的哲学著作,那也需要有了解,但他们的研究,比较重视原文的语句之注疏、语句的了解,这是很专门、很仔细的。譬如说,关于希腊哲学,有些人专从希腊文入手,来研究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。这种是所谓专家研究性的,这是一般说属于古典学,是带点文献性之研究,很重视某一个字之使用,这是很细微的专家之学。而读哲学系的先生学生们,常常不一定需要如此。我们可大体的了解一个柏拉图的主要观念,就柏氏之系统,看他提出一个什么主要的观念,提出这观念是要预备讲一个什么主要的问题,这大体一般人可以了解,而且不会有大错,不会有南辕北辙般之相反的了解出现,这种出现截然不同的理解之情形,在西方哲学的发展史上,大体上是不常有的。故哲学系大体走的是逻辑的进路,注重个人的思考。因此西方哲学家很会造系统,每一个人都造一个系统出来。

但是反过来看中国哲学,常常并不如此。中国的哲学,不像西方那样的很有系统,它原初所走的就不是逻辑的进路。譬如说中国思想最蓬勃时期的先秦诸子,如孔、孟、老、庄,大体都不是很严格的逻辑系统。譬如说读,并不是一个系统,而是嘉言懿行录。你可说它是这里一句,那里一句的,零零碎碎。就是其他的,譬如说,七篇亦只是弟子的记录。最有系统性的,只有。从告子曰“性犹杞柳也”一直至上篇完,一气呵成,很有系统性。按常情论,这比较有系统性的部分,应比较容易了解。但事实上却不然。这篇,两千多年来,中国人不能够充分的了解之。由孟子至现在,二千多年,几乎每一个读书人都读过的。唐宋以来,尤受重视,从小孩起便读,一直读到成年、成进士,但读的结果是不懂。其他的没有系统性的文献,那便更难,这里一句,那里一句,如何来了解呢?故以西方人的眼光来看中国的思想,是很麻烦的,很难了解。所以有一个洋人就不了解,他说为什么你们中国人这样尊崇?这毫无道理,东一句、西一句,又没有定义、没有系统,这样而如此的受尊崇,好像是不可思议的。这样的说法,发自西方人,不算稀奇。西方人的习惯,要讲话便先要下定义,有概念、有系统性才过瘾,而我们的没有,故西方人发这种怀疑的态度,是很可理解的。但渐渐不一定是西方人如此,我们中国人亦渐渐有此怀疑的态度出现。不只是现代的年轻人,在五四运动时的人,已是如此。五四那时代的人,到现在已是八、九十岁,现在看起来,不都是老师宿儒么?但他们都不能读文献、不能理解。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,这情形是大家眼前所看得到的。假若不是有这样严重的问题,共产党也不可能起得来,这是很明显的事实。所以研究中国哲学这一方面,读文献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。不能像西方哲学那样,走逻辑的进路,而要走文献的路,由读文献而往里面入。但读文献是很困难的,所以我今天这个题目,就是单就中国的特殊情况说的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