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 引用 收藏

哲学研究的途径

(1986)

牟宗三

梅校长、冯主任以及各位先生、同学:

今天所打算讲的题目是“研究哲学的途径”,这是很平常的一个问题。哲学这一门学问,本来依照康德(I.Kant,1724—1804 A.D.)所讲,不是可以学的。我们学哲学,大体学的只是哲学史,就是学历史上某一人的哲学,譬如柏拉图的哲学、亚里士多德的哲学,这是个人意识思考所得的结果,假定叫它是“哲学”,那么则是“主观的哲学”(subjective philosophy)。但是相对于此种主观的哲学还有一种叫做“客观的哲学”(objective philosophy),此大体即是康德所说的“宇宙性意义的哲学”,此种哲学则不是可以由学习而得。因为我们所学的只能学作哲学性的思考活动,亦即学作理性的思考。宇宙性意义的哲学,所以无法透过学习而得,主要是因为天地间没有一门现成的学问摆在那儿叫做“哲学”。数学可以学,历史也可以学,但却没有一门学问叫做“哲学”,也没有人敢以哲学家自居,依康德的意思,哲学家就是能将宇宙性意义的哲学“人化”或“人格化”者,在此,“人格化”或许不是很好的表达,其义大体是相当于程伊川所说的“以人体之”之意。在中国哲学中,以人的实践行动、道德行动来体现宇宙性意义的哲学者即是“圣人”;而古希腊哲学中,能如此体现宇宙性哲学的人,即称为“哲学家”(philosopher)。此种哲学家或圣人,现实上是没有的。所以客观意义的哲学是不能学的,我们所能学的只是学作理性的思考。学历史上某家某家的哲学,那只能说是学历史,不能说是学独立的理性思考,而要能独立思考,这是要靠个人努力的。所以,从这个观点讲,可以说我们学哲学是一种训练,不论学西方哲学或中国哲学,都是接受训练,亦即通过历史上某某人的理性思考的结果,再经自己的消化而转化为自己理性的思考。因此,哲学史的训练是不能没有的。

试读已结束,如果需要继续阅读,敬请购买

¥6.00

购买 加入VIP,免费赠送阅读

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,请立即 登录

引用

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.

  • 参考文献格式:[1]王兴国.牟宗三卷(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)[M].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.2015-03-31
© 2012 - 2018, RucDigt Inc. -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35694号-4